当前位置:厦门习天网络科技生活健身房被教练操练到腿软 怀疑她这是伺机报复我
健身房被教练操练到腿软 怀疑她这是伺机报复我
2023-01-23

尽管我不想承认,但是还是要说,我的健身教练真的是一个美女。她是一个很有运动气质的美女,但最初见面我对她并不感冒,我们从第一次见面就结下了梁子。

我们俩互相看不顺眼,我第一次见到她就给了她一个白眼,她带我训练的时候,我在健身房被教练操练到腿软,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,我怀疑她这是伺机报复我。

两年前,我还是一个正直、阳光并且很积极的好青年,但是相恋多年的女友为了她的梦想,留下一封“别等我”的信,远渡日本,甚至没给我一个和她说再见的机会。我对一切都失去信心,用酒精和美食麻醉自己,体重从65公斤飙升到80公斤。

前几天,女友突然发消息给我,说她要结婚了,准备定居在日本。

我看着那个消息,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,于是,我开始下定决心减肥,就办了一个会员。

虽然有了决心,但是减肥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,最重要的是,我因为女友的关系,开始对那些长得好看的女生有了偏见。健身房做会员调查时,我恶作剧般地在那个美女教练的登记表下写下“对待会员态度十分不认真”。

不一会儿,她就走到器械区对我说:“小子,我怎么不认真了。”我目瞪口呆,就像个被拆穿谎话的孩子。

她说:“你要这么减,一辈子也减不下去。你要能在跑步机上跑半个小时,我就给你道歉,不然的话你以后就好好跟我练练有氧,省得有人说我态度不好。”我当然就同意了。

大男子主义让我不能退缩,但是在10分钟后我被她从跑步机上搀了下来,我从而对有氧运动有了新的认识。

大概是因为不打不相识,在这个健身房里,我开始只跟她说话,也开始了认真锻炼,看着自己的体重一点点变小,我突然有了信息,也有乐观的情绪。

最终,我的体重控制在了64公斤,比我之前还要瘦,这是我没有想到的。

某天晚上,我跑完步准备回家,收拾完东西之后,随口说了一句,“咱们明天约会吧。”

她愣了一下,“我只跟我男朋友约会。”

我笑了笑,“那我当你男朋友就行了。”

等了一会,她轻轻点了点头,“行啊。”